毛岸英阳信活动纪实

当前位置:> 毛岸英阳信活动纪实  
   五十年代初,毛泽东之子毛岸英为了朝鲜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今天,当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缅怀这位英雄人物时,他那早年在阳信工作、战斗的情景,又不时地浮现在梨乡儿女的面前。为学习、宣扬他的崇高精神和光辉事迹,近期我们走访、调查了部分当年亲闻、亲历的老领导、老同志,获取了大量珍贵史料。现将有关情况汇总如下:
                                 时代背景
    1946年5月,根据毛泽东主席的指示,在延安由刘少奇主持、簿一波、邓子恢、黎玉等参与,起草了中共中央《关于土地问题的指示》。
    首次提出了实行土地改革的政策,要求放手发动群众,实现“耕者有其田。”从此,全国大部分地区开展了土地改革运动。作为革命老区的渤海区阳信,也已迅速开展了起来,并取得了较好的成果。但在全国的土改运动中也存在着改革不够彻底和党内思想、组织不够纯洁的现象。对此,1947年7月,中共中央工委在河北西柏坡召开了全国土地会议,并通过了具有指导意义的《中国土地法大纲》。会后,各解放区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土改和整党运动。当时,刚从苏联学习、战斗回国的毛岸英<br>同志,也手持“土地会议第224号入场证”参加了会议。会议期间,毛主席把他叫到自己的办公室,语气和缓地说:“岸英,外国的大学你念过了,可中国的大学你还不熟悉。要念好中国的大学,当务之急是深入农村,了解农民,也就是了解国情。”毛岸英神情严肃地说:“请爸爸放心,一定按照您说的去做。,”为实现到工厂、部队、农村学习锻炼的目的,根据毛泽东主席的提议,中央决定让岸英同志到农村一线参加“土改整党运动”。<br>                                  <br>                                    初来阳信<br><br>    1947年冬,化名“杨永福”的毛岸英随时任中央土改工作团团长的康生、邓子恢等,乘坐一辆美式卡车,经过几个昼夜的奔驰,于11月6日到达山东渤海区党委驻地阳信县李桥村。到后不久,渤海区党委土改工作团团长张晔同志问毛岸英:“您愿意参加工作队吗?”毛岸英回答说:“我很愿意参加,但需和康叔叔说说再定。”那时他的身份是康生的情报员和联络员。根据工作进展和上级指示,渤海区党委决定在李桥进行建乡试点工作,并在王架子村召开了专门会议。会议由区委处阳信土改工作团团长段林同志主持,张晔同志代表华东局农委作工作报告,刘格平同志代表渤海区党委讲了话。在会后的选举中,大家提名杨永福(毛岸英)同志为计票员,管戈同志为唱票员,孙玉山同志为监票<br>员。经投票选举产生了新的乡政权。<br>                                     转到张集<br>    来阳不久,根据工作需要毛岸英又与同来的部分同志,转调到了阳信城东南的张家集村。到达后,毛岸英被安排在张元林大爷家的东屋里居住。土房内,里问一个土炕,外屋放着两把椅子、一张方桌。面对简陋的工作环境,他依然情绪高涨,精神振奋,放下背包就和同事们到村中了解情况。由于受到当地群众积极参与土改的激情和大街上革命标语的影响,走着走着突然收住脚步,对同行的史敬棠等说:“我来灵感了。”随后诵到:<br>                                 东头步到西头<br>                                 犹似走遍五洲<br>                                 马列主义在手<br>                                 细水变成洪流
    大家听后,都齐声赞道:“小毛,真好,你的诗是对革命形势的高度概括,说出了我们的心里话。”<br>    在房东家里,一有空他不是帮着跳水、扫地、喂猪,就是干些其他杂活,从不叫苦叫累。张大娘也不把他当外人,像亲儿女一样待他,没几天就不称他“杨同志”而亲切地叫他“孩子”了。一次,毛岸英同志因受凉感冒发起了高烧。张大娘忙将他让到自己的热炕上,烧了一碗红糖姜汤端到他面前。老人十分关切地说:“孩子喝吧,喝了出出汗就好了。”毛岸英接过汤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两行感动的热泪扑簌而下……
    随着“土改整党运动”的深入开展,广大穷苦农民从政治和经济上翻了身,实现了“耕者有其田。”土改的任务已基本完成。为总结经验教训,开展结束土改和建乡实验工作。根据上级的指示,渤海区党委成立了以中央、华东工作团为主,当地部分县、区、村干部参加的“老区结束土改实验工作团”。中央工作团的成员有:徐冰、邢西萍、张琴秋、张晓梅、张勃川、曾彦修、于光远、史敬棠、高文华、贾琏、毛岸英、曹轶欧、邓毅生等人。工作团有渤海区四地委书记彭瑞林任团长,地委<br>副书记张辑五、中央工作团的徐冰、阳信县委书记王文长任副团长。张辑五、徐冰主持工作团的日常工作。工作团建立了党委,张辑五任书记。团部驻张集乡沈庄,各组分别驻在张集、小李、小刘、张古风、牛腾雨、董家佛堂等村庄。<br>    在此期间,毛岸英遵守纪律,坚持原则,生活朴实,工作认真。其高尚的品德,良好的作风,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扬与好评。
                                   作风朴实
    作为中央派到地方的工作人员,毛岸英总是按普通一兵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从不表明身份,接受地方上的特殊照顾。工作中,完全是一副“土八路”的形象。身穿着一件爸爸给他的肥大旧军装,五个大扣子掉了两个也不在意。群众和队员们对他的评价是:待人和气,憨厚朴实,处事谨慎,大智若愚。当时,工作条件艰苦,他写字用的是铅笔,笔记本使用五颜六色的旧纸合订而成。来阳信时,陈云部长曾提出送他一支美国“派克”钢笔,而他却说:“我一个普通工作人员,用这么好的钢
笔太特殊了,还是不用吧。”婉言谢绝了部长的好意。他留学苏联多年,俄语说得很流利,但在工作队时从没说过一句俄语。工作、学习、生活都和队友们打成一片,每逢吃饭总是到勤务人员的桌上用餐。一次,十几个队员围在一个桌上吃饭,因他给一些队员讲解问题时耽误了吃饭。其他队员吃饱了,他却刚刚吃了一半,而这时盆中只剩下一些菜水了。但他毫不在意,一手拿窝头,一手端菜盆,喝着菜水吃了一顿饭。事后大家赞叹地说:小杨没架子,好样的。
      阳信自古盛产鸭梨、大枣、花生等土特产。炒花生价格很便宜,到处都能买到,他不但常买来给同志们吃,在村里见到熟人或小孩也总是笑着掏出来给他们吃。他朴实的作风获得了大家的好感,乡亲们都把他当作了自己人。
                                   坚持真理

      工作中,他大公无私,坚持原则,敢于直言,高度负责。在总结建乡试点会议上,当会议将要结束时,主持会议的段林同志问道:“杨永福同志你还有什么意见没有?”毛岸英从座位上站起来,就工作中存在的左的倾向和一些不妥之处,客气而又认真地提出了两条改进建议。他的发言立刻获得了在场人员的赞同与掌声。

   李桥区委书记孙玉山同志,在与邓子恢警卫员的交谈中早已得知:杨永福就是毛岸英。因此,对他更加信任和尊重。在一次工作会议召开前,俩人又坐在了同一条板凳上。交谈中,当毛岸英问他对工作有什么看法时,孙玉山当即就运动中出现的偏离中央精神,乱打乱杀及侵犯中农利益的做法,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会后,毛岸英及时向有关领导作了汇报,引起了上级的高度重视。不久,就下发了要进行重新整顿的通知。

    在“土改整党”中,康生、饶漱石大搞极左路线。渤海区委书记景晓村工作扎实、政策性强,严格按中央的精神办事。而康生却说他是走了“富农路线”,是“地主阶级的保护伞”。并在公开场合指责说:“景晓村,我看你是一村不晓!”土改整党还没结束就将其撤了职。之后,康生又到五莲县参加了饶漱石主持召开的胶东区土改会议。会上,康、饶以同样的罪名又撤了胶东区委书记林浩的职。当时,作为康生联络员的毛岸英也参加了会议。他对康生、饶漱石极端主义的做法非常不满。<br>回来后,对同来阳信的于光远、曾彦修、史敬棠气愤地说:“他们整人太狠,太过分,缺少政治家风度。”
    1948年春,在中央工作团将要离开阳信之际。渤海区四地委副书记张辑五同志向毛岸英征求意见时说:“我们相处这么久,现在要分别了,有什么意见你就直来直去地提吧,我觉得这是的纪念。&quot;在老张的再三催促下,毛岸英非常谦和而又策略地提出:“我觉得,作为领导你是个好统帅。但无论打仗也好,土改也好,指挥员也是战斗员,统帅也是士兵。”言外之意有官气,不能与群众打成一片。听后,张辑五非常佩服毛岸英的观察力和概括水平,十分诚恳地说:“您讲得很对,

一句值千金。今后我一定要认真纠正自己的缺点,争取做一个好士兵。                               

为民办事

    他善做群众工作,了解社情民意,关心人民生活的优良作风,给人们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1947年春天,解放军粉碎了国民党的全面进攻。为避开蒋介石的重点进攻,是年夏天,华东野战军司令部及所属机关横渡黄河,来到山东军分区机关所在地——阳信县。不久,华东军区剧团到渤海区慰问演出来到了张家集一带。乡亲们从没见过这么高水平的演出,看过《三打祝家庄》后还想加演一场,于是大家向“杨同志”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毛岸英马上将此建议反映给了剧团领导及区政府,经同意又让众乡亲看了一场精彩的京剧《红娘造反》。

   在发展副业生产中,乡亲们想加工豆芽,但手中没有绿豆,区粮站有可由不随便卖,情急之下老乡们又找到了“杨同志”。了解情况后,毛岸英马上写了一个建议并盖上了印章,送给了有关单位,结果,天没黑绿豆就从粮站拉了回来。对此,乡亲们无不感动地说:杨同志肯为百姓们办事,真是咱们的贴心人呐。一次,因琐事房东张大娘与邻居产生了摩擦。毛岸英得知后,劝张大娘到对方家中讲和。经劝解,张大娘认为他说的有道理,不应该因一些不值得的小事与对方过不去。于是,在毛岸英的陪同下,端着一碗刚煮好的面条主动来到对方家中。一进门,毛岸英先喊了声“大娘,张大

娘看您来了!”闻声,老大娘忙出门,笑脸相迎。就这样,在说笑之中化解了两位老人的矛盾。

   在张集工作期间,村中一位小伙子娶媳妇时,新娘的花轿早已停在了门口,可接媳妇的人还没有到达。凑热闹的小伙子们喊着、叫着、雀跃着,挤得花轿摇摇晃晃。见状,在一旁看热闹的毛岸英心想,万一挤倒了轿子,摔着新娘咋办?于是,他忙拨开人群,来到轿前掀开轿帘说:“新娘子快下来吧。”当新娘听到是一位男人的声音时,本来十分局促的她更加紧张了起来。毛岸英感到有些奇怪,为何新娘不说话?哦原来是红盖头挡住了视线。当他正想去揭时,突然有人拉住了他的手说:“杨<br>同志,您不知道俺这里的规矩,那有大男人接媳妇的呀?”毛岸英忙解释道:“我是怕摔着她”说着,伸手想和新娘握手道歉。新娘腼腆的忙把手缩到了身后。当时,闹的毛岸英像喝醉了似的,满脸通红地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从当地的风俗看,此举虽有不妥,但乡亲们深知其
本意是想帮人做好事。
心系乡亲
     1948年5月,中央电令毛岸英调离阳信,回中央从事新的工作。当乡亲们得知杨同志要走的消息时,都纷纷前来与他道别。张大娘更是忙个不停,为他洗衣服、炒花生、暴米花、煮鸡蛋、包饺子、准备鞋袜等。晚上,大娘干脆将他的被子抱到自己的炕上说:“孩子,最后一个夜晚了,你就跟大娘住在一起吧。,’全家人整夜未眠,长谈到明。清晨,空中漂着绵绵细雨,张大娘早已将饭做好。吃过早饭,毛岸英背好背包和书包与张大娘告别。大娘眼含热泪,双手握住他的手说:“孩子,你<br>看这天,咱不能明天再走吗?”毛岸英哽咽着说:“不行呀大娘,军区的车还在等着呢。”“那,你就走吧,路上小心,千万别摔着。”就这样,张大娘一家与乡亲们簇拥着他来到村头。毛岸英含泪告别张大娘和众乡亲,惜惜难别地走上了汽车。当汽车远远离去后,张大娘仍站在雨中,依依不舍地挥泪相送……
    走后,毛岸英没有忘记张大娘一家和众乡亲。农历八月十五,正当家家户户欢度中秋,共享天伦之乐时,“毛泽东的儿子来信了”的一声大喊,引得众乡亲纷纷涌上街头。只见老村长张会山手里举着一封书信,人们簇拥着他来到房东张大妈家。拆开信封,从里面掉出一张黑白照片,大家仔细端详,正是乡亲们所熟悉的“杨同志”,简直就是瘦了一圈的毛主席。
信中写道:
    张大爷,张妈妈:
   二老好!
   离别二老,倏忽数月,天各一方,万分悬念。远隔天河,情怀衷肠。二老待我,胜似儿女,恩德之重,铭刻肺腑!一路平安来到河北平山县西柏坡,暂分中宣部工作,一切均好,万望放心。我已要求到部队去锻炼,目前只待组织决定。请代问张会山二老好!乡亲们好!
敬祝 全家安好!                                                                                 杨永福(毛岸英)                                                                1948年8月19日
    众人听后,无不感动,而此时张大妈更是泪中带笑,倍感欣慰。
    毛岸英的阳信之行,使他了解了基层,了解了农村,了解了国情,也与阳信的干部群众,尤其是与房东张大妈一家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他虽然是一个年轻而又普通的士兵,但他作为毛泽东的儿子,在他身上所表现出的良好品质和作风,却给阳信人民留下了极好的印象。由于毛岸英这段基层锻炼的经历,阳信这个鲁北小县的名称,也深深地留在了毛泽东的记忆里。<br>    1977年,山东省人民政府决定将毛岸英住过的三间土房列为省级革命文物保护单位,定名为“张家集土改纪念堂”。当年毛岸英用过的一张方桌和两把木椅、一个花碗,也有专人妥为保存。